栏目导航

最新资讯

联系我们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桂林市假圆电子营业部 > 新闻资讯 >

“绝代双焦”起飞:焦煤焦炭连涨八轮

2021-01-13 10:23

  “绝代双焦”起飞:焦煤焦炭连涨八轮

  在钢材市场的强势带动之下,焦煤和焦炭两大商品正在走出一波强势行情。

  12月9日,国内期货市场收盘,商品期货多数下跌,煤炭板块强势上涨,焦煤涨近6%,焦炭涨超1%,价格分别创下四年和两年以来新高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焦煤和焦炭在入冬之后接连上涨,和年初相比涨幅均接近40%,与此前火爆的铁矿石行情涨幅几乎持平,成为年内涨幅最高的商品品类。

  现货方面,依据标普全球普氏数据,过去的3个月,国内山西低硫主焦煤价格累计上涨13%,唐山到厂价至1665元/吨;国内62强度焦炭价格上涨14%,至2240元/吨。

  “可以说焦煤的强势由焦炭驱动,而焦炭的强势则是由钢材驱动。”标普全球普氏冶金煤与焦炭分析师陆捷告诉记者,“实际上现货方面,国内已经有连续八轮的价格上涨出现,焦化厂与钢厂之间的博弈也一直存在,目前的状况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卖方市场。”

  同时,他也向记者强调,目前无论是焦煤还是焦炭,均处于供给“青黄不接”的阶段,这样的状态将会在十二月份持续。

  焦煤供给洗牌

  分产品来看,这一轮焦煤行情的起点是10月初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禁令发布。

  据统计,中国每年煤炭消费量超过40亿吨,今年前8月国内生产原煤24.5亿吨,但同期澳大利亚进口煤炭(动力煤+炼焦煤)共计7043万吨,对整体供给影响微乎其微。

  在中国进口煤炭总量中,澳大利亚占比相对较高,2019年中国进口澳洲煤炭7700万吨,占比26%;2020年前八月则占进口总量的32%。

  但在消息释放之后,国内焦煤期货还是连续三天暴涨,市场彻底走出9月底的整理状态,涨势一直持续至今。

  究其原因,在中国整个焦煤供应中,进口焦煤占比不足15%,但其中4成来自澳大利亚,4成来自蒙古。疫情之后,来自于蒙古的焦煤进口大幅下滑,从疫情前的日均1000车降至日均不足300车,进口来源更加依赖澳大利亚。

  “对于国内来说,进口虽然占用量微乎其微,但却起到了一定的价格平抑作用,过去当国内焦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,都是用进口焦煤进行价格平抑。”一位从事焦煤贸易的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同时,在全球焦煤供应中,澳洲焦煤的品质最优,其次则是来自中国山西省和蒙古的焦煤,以及加拿大和美国的一线焦煤产品。更加优质的焦煤尽管价格稍高,但能够大幅提升钢厂的炼钢效率,并降低成本。

  也是因此,在澳洲焦煤进口受限之后,中国钢厂的进口选择来自加拿大、美国等其他地区生产的焦煤,尽管相对质量较差,但在下游钢材价格的持续上涨之下,这些成本完全可以被利润覆盖,也让中国焦煤的进口格局更加多元、安全。

  同时,因冬季环保和安全检查政策,国内煤炭产能也在不断受到影响,增幅相对有限。

  陕西方面,目前正在开展煤矿安全生产排查,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;重庆方面,12月9日,重庆市召开全市安全生产和社会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,并决定从12月5日起,全市所有煤矿已停工停产,对纳入关闭退出的煤矿一律不准下井作业。

  “不过现在来看,最为紧张的两个月是11月和12月,当时间进入明年1月份,就会有量释放出来。”陆捷表示,“目前来看,依然是在供需基本面驱动的范围内。”

  焦炭产能受限

  焦炭方面,从今年初持续至今的去产能政策,到年底体现出对于市场的威力,产能增速不及国内生铁产量增速,造成价格上涨的局面。

  需求方面,无论是国庆节假期后钢材终端需求表现良好,还是高炉开工积极性高涨,都是焦炭需求旺盛的重要支撑因素。

  据中钢协测算,1-9月份,粗钢表观消费量7.69亿吨,同比增长8.94%,增幅比1-8月份扩大1.7个百分点。国家重大投资项目的启动和汽车、家电等下游行业的快速复苏,拉动了钢材需求。

  在较高利润的刺激之下,今年1-9月份,我国粗钢产量78159万吨,同比增长4.5%;生铁产量66548万吨,同比增长3.8%;钢材产量96424万吨,同比增长5.6%。

  “从粗钢日产水平来看,去年还没有超过300万吨的水平,而今年已经多次超过300万吨,预计今年粗钢产量达到10.5亿吨,比去年上涨5%左右。”中钢协副会长兼秘书长屈秀丽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也是中国粗钢产量历史上首次突破10亿吨。往年冬天,制约中国钢材企业增产的一大因素——环保限产要求,在今年似乎并没有达到往年的力度。

  去年的唐山秋冬季环保限产提前于10月开始执行,在此带动下,全国生铁产量快速回落至较低水平。而今年,北方地区已经供暖,虽然唐山也数次发布秋冬季环保限产方案,但实际执行力度并不大。

  据悉,当前,全国高炉产能利用率稳定在85%,属于较高水平。所以,目前来看,今年秋冬季环保限产更多体现在限烧结等环节,对高炉生产的冲击不及预期。

  “首先是钢企在目前利润扩张的情况下,自主减产的意愿是偏弱的。”一位钢铁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“其次,在多年对于环保设施的投入之后,不符合要求必须停止的产能已经是少数,目前的限产措施更可能是一个常态化的限产,随着企业环保设施升级改造,这样的限制会逐步宽松,最终让这部分符合要求的企业获利,以继续对环保进行投入。”

  焦炭生产方面,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1—10月,全国生铁产量累计增长4.3%,而焦炭产量累计下滑0.7%,焦炭供需不匹配可见一斑(进口占比极小,可忽略不计)。

  今年7月开始,焦化利润就超过400元/吨,高利润刺激下,焦化厂生产热情相当饱满。从230家独立焦化厂的数据来看,日均产量持续处于高位,但没有进一步抬升,说明目前国内产量已经到达一个瓶颈期。

  “去产能之后,230家独立焦化厂日均产量自70万吨回落至68万吨。如果供应和需求均保持当前水平,那么焦炭市场将延续供不应求格局。”一位焦化厂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(作者:綦宇)



Powered by 桂林市假圆电子营业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